7月24日是斯拉的生日,但這天的日子她人在美國了,我們無法幫她過生日。因此我決定自己做一張卡片來送她!
 
7月17日我將卡片寄出去了,因為我怕卡玖基颱風會在7月18日來(自己在心裡祈求這天能放颱風假~結果沒放咬牙切齒)!如果真的這樣子的話,我卡片就會拖到7月21日寄出。而勢必會delay!
 
所有一切的笑話就從我在7月17日這天將卡片寄出去開始講~
 
很沒有國民常識的我,以為寄信件到美國也不過幾天(約三~四天)時間就到了。我星期一就開始問斯拉有沒有收到卡片?而斯拉也很緊張地回我:都沒有呢?怎麼會這樣子?我自己也很緊張,因為怕自己是不是地址寫錯了還是美國的海關已經嚴厲到將我的卡片拆開,然後解讀我信件上的繁體中文字呢?我們二個也一直在msn上聊些很白痴的幻想話題,比如:懷疑飛機被劫機了或者不是航空郵件而是輪船郵件!.....日復一日,我們二個的白痴話題也都一直繞在懷疑信件到底到那裡去?
 
直到星期四~24號了。我再問斯拉有沒有收到,斯拉說:還是沒有!我心都涼了,心想:哎~早知道我先拍照起來,起碼證明我有真的做了這張卡片。可是,神蹟就這麼神奇地發現在我們二個人身上!由於台灣時間比美國早一天,因此我在台灣時間24日問斯拉有沒有收到,對斯拉而言那天是23日!結果卡片在美國時間24日送達啦~斯拉非常地高興跟我講這件事情,而她收到的時間是美國晚上九點,告知我的時間是台灣中午12點。我直覺就是:太猛了啦!怎麼會巧成這個樣子啊?
 
我們二個就一直聊這件事倩的同時,斯拉說她日本室友正在讀我的卡片。我說:她那看得懂啊?上面都漢字呢!而且不是全部的漢字都跟日本一樣,重點我寫到最後都還鬼畫符似的。我一直覺得她要是看得懂,有鬼!
 
但斯拉說:她有學過,而且她還問了斯拉一個問題。她問斯拉說:"媽的"是什麼意思?(不好意思啦,本人這句話很常掛在嘴邊,由其對斯拉這個人更是如同原住民都一定要說"的啦"一樣,所以信件中不自覺得又寫了這二個字出來)我說:她那看得懂!日本的"的"是平假名的""的呢!她怎麼看得懂?但很好笑的事,她很認真地問斯拉,"媽的"是monther's嗎?(看來,她真的看得懂繁體字疑惑)斯拉一時情急說:那是好朋友之間才會用的口語啦!結果,日本室友反問斯拉:那如果用中文要怎麼發音?此時,斯拉同步打字轉播給我講這件事情,我在公司已經笑到不行了!斯拉還問我:怎麼辦?她很認真地想學這句話!我說:你一定要跟她講明啦,這句話不可以亂用。但因為太難解釋了,甚至我跟斯拉講:不然你學電影"與龍共舞"中那句:your monther's gone回日本室友好了。
 
斯拉的日本室友甚至說她回日本後也要對他的朋友們講這句話!夭壽哦~我和斯拉已經笑到不行了,我笑到流眼淚,肚子超痛。重點我也不知道斯拉最後到底有沒有對她的日本室友說明這二個字的用法?我好怕她有一天來台灣時,逢人就說:"媽的"!
 
p.s.可參考斯拉在她的blog上發表的文章,證明這件事情係金A!
創作者介紹
Fen

大王的部落格

F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ve
  • 今害唷,

    台灣人不是都是這樣的ㄟ...

    要嘛你也可以教個 靠夭, 機車 什麼的...

    (好像沒有好到哪裡去吼)
  • Nancy
  • 超白目...我真的會被你害死...哈哈哈

    跟妳在一起,真的沒有正常的一天耶~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